和被封印时的严密息息相关

- 编辑:admin -

和被封印时的严密息息相关

  正如修所言,封印解开带来的效果,和被封印时的严密息息相关。
 
    沈炎萧只能打消了继续现在修炼术士之路的念头,开始专攻斗气。
 
    可惜,短时间突破魔法六阶已经是十分罕见的情况,想要再在极短的时间内同样突破斗气…那是痴人说梦!
 
    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催促沈炎萧修炼。
 
    随着朱雀世家的马车朝着熔岩山谷的深处推进,四周的温度也变得越来越高,任何一滴水在滴落地面之后,都会在瞬间被蒸发成气体,就连低级的妖兽也不敢进入这样炽热的地区。
 
    而马车里的人也知道,随着温度的上升,他们也越来越靠近朱雀居住的巢穴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沈嘉怡和沈嘉伟坐在同一辆马车里,车厢里只留下一名中年侍从伺候两人休息,至于其他两个侍从,则被留在了沈嘉伟本该乘坐的那辆马车。
 
    “还有多久才能到啊?整天坐在马车里,浑身都要点散架了!我已经吃够了那些肉干!再吃下去,我非要吐了不可!”沈嘉怡皱着眉头靠坐在马车里,一直在朱雀世家养尊处优惯了,这几日的赶路让她浑身不舒服,若不是因为关系到朱雀,而且有机会在圣君面前博得好感的话,她压根不想遭这个罪。
 
 第49章 朱雀之巢(1)
 
    “谁知道呢?我也难受死了,之前一天被关在马车里,什么也不能做,差点没把我憋死,还好有姐姐你陪着,不然我非要疯了。”沈嘉伟一向是唯沈嘉怡是从,前一天因为被关在马车里受不了枯燥,这才趁着休息的时间钻到沈嘉怡的马车里。
 
    两个熊孩子凑在一起,自然没有之前那么枯燥。
 
    但是依旧
    “就她?也配咱们家族里的精锐伺候?别开玩笑了,爷爷这次派出来的这四个人都是,我们家族里的精锐。让他们去伺候那么一个白痴,根本就是暴殄天物。我倒要看看,没人照顾,又被关在马车里,她能不能过的舒坦。”沈嘉怡很清楚,在圣君眼底下她不能对沈炎萧刁难的太明显,但是背地里的小手脚,自然是可以动动的,虽然不能解她心头之恨,但是也会让沈炎萧过的难受。
 
    姐弟两狼狈为奸,守在一旁伺候的侍从则对两人欺负沈炎萧之事视而不见,只是小心的观察者车窗外的情况。
 
    突然间,一个模糊的人影在自车窗外的一闪而过,侍从惊讶的伸出头,却发现外面焦黑的土壤上根本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沈嘉怡注意到侍从的奇怪举动,问道。
 
    侍从又看了看,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后,这才坐回原来的位置道:“属下刚才眼花了一下,好像看到什么人。”
 
    沈嘉怡大笑道:“莫不是马车颠花了眼?这里怎么可能有人在外面?根据我父亲所说,我们现在到达的区域,如果不穿着冰蚕丝甲走在外面的话,立刻就会成为人干,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?”
 
    侍从点了点头,也觉得是自己眼花了,便没有放在心上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