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一可以和她对话的就只有寄居在她身体里的修

    沈炎萧很不想相信,那个略显冷清的年轻男性声音,居然会是一个年过百岁的“老头”发出来的!明明听起来最多二十出头的样子好不好!
 
 第42章 傲慢的小鸟(3)
 
    “嘿嘿,既然是老相识,你倒是说说看,那朱雀是个什么模样,与它签订契约有什么特殊的要求?”就算是现在的朱雀世家家主沈峰,对朱雀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身,而她身体里的这家伙,却是实打实见过朱雀,甚至很可能和朱雀的前任主人十分熟悉。有了这么一个当世最“了解”朱雀的人在,沈炎萧心里多多少少开始打起了神兽的主意。
 
    那可是神兽!
 
    就算她对魔兽什么的再怎么不了解,光是想到“得朱雀,成家主。”这六个字,就足以让她食指大动。
 
    ‘不过是个不自量力的傲慢小鸟,比普通魔兽的飞禽类大一些罢了。’修道。
 
    如果可以,沈炎萧很想撬开修的脑袋好好看看关于朱雀的信息,这都是什么消息,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?
 
    奈何,修大爷似乎并不打算多说什么,任凭沈炎萧如何威逼利诱,依旧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。反而催促着沈炎萧迅速进入修炼模式,虽说朱雀在他眼里不过只是臭屁的小鸟,但是就这只小鸟的实力而言,想要让这只小鸟点头归顺,沈炎萧最少也要把魔法和斗气的其中一个提升到六阶才行。
 
    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,还被修鞭挞着苦修,沈炎萧只能收起自己的好奇,依言行事。
 
    不过心里面,她却有着自己的小算盘。
 
    有本事你继续守口如瓶,我就不信,到时候你会乐意眼睁睁的看着朱雀对别人投怀送抱!
 
    一条绳上的蚂蚱,她怕个篮子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五天的时间转瞬即逝,这天一大早,朱雀世家的大门前就停放着几辆奢华的马车。
 
    圣君已经早早的坐在自己的专属马车里,透过马车中的窗户同沈峰点头示意。
 
    以沈逸风为首的朱雀候选人们,恭敬的站在沈峰的面前,聆听着出行之前,沈峰的最后一次交代。
 
    “这一行,关系到朱雀世家的荣辱,不论付出什么代价,你们四人之中必须要有一人将朱雀成功带回。”沈峰威严的看着眼前孙子辈的四人,这一次远行,是以神域的队伍为主,朱雀世家除了四名候选人之外,只各自拍了个侍从陪伴在四个候选人身边。
 
    就这四人而言,沈逸风夺魁的几率最大,他不但继承了朱雀世家最优秀的血统,而且也是朱雀世家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,朱雀世家上下,都对沈逸风抱有极大的期望。
 
    沈嘉怡和沈嘉伟的实力稍逊一筹,可是他们的天赋也很是不错,只是在沈逸风的压制下,才略显平庸。
 
    朱雀百年未现人间,谁也不知道朱雀选定主人的条件有哪些,若不是依照实力选定,那么他们俩也极有可能受到朱雀的亲睐。
 
    毕竟双生子的精神力,是一种十分微妙的存在,两人若是有心,将精神力做到相辅相成的地步,只怕单精神力而言,足以和沈逸风平分秋色。
 
    深藏在眼底的满意,在落在那一抹瘦弱的身躯时产生了一丝变化。
 
 第43章 熔岩山谷(1)
 
    和沈逸风这三个精神抖擞的候选人不同,站在最边上的沈炎萧目光懵懂,眼神涣散,神游天外的模样,根本就是没有在听沈峰在嘱咐些什么,五官之中唯一明亮精致的双眸毫无定性的左右游移。在她的身上,根本看不到即将远行的谨慎,就像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,被硬拽到了这支队伍里一样。
 
    这样的沈炎萧,站在另外三人身边,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。
 
    三个俊美俏丽的少年神采奕奕,身边却站在这个其貌不扬浑浑噩噩的丑小鸭,那副画面着实让人觉得可笑。
 
    沈嘉怡今天特意精心打扮过一番才出来,她刻意站在了沈炎萧的身边,已经精心修饰过的俏丽容颜,在沈炎萧平凡的承托下显得越发明艳动人。
 
    两人并肩而站,有如云泥之别。
 
    得意的笑容在沈嘉怡的嘴角蔓延开来,朱雀世家这一代只有她和沈炎萧两个女孩,沈炎萧的丑陋无疑是在承托她的美丽。
 
    即便无法争夺朱雀,她也要在这一路上好好让这个白痴吃一顿苦头,在圣君面前丢尽脸面,好报她之前所受的耻辱!
 
    “是。”沈逸风三人恭恭敬敬的应道。
 
    这一次,不但关系到朱雀世家能否重回巅峰,更是关系到他们未来在朱雀世家的地位,不论是谁,都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熔岩山谷的地势正如它的名字,坐落在数座高山之间,遍地都是焚烧后残留下来的灰色石块,明明是凉爽的秋季,可是在熔岩山谷之中却炎热无比,滚滚热浪自地底涌现,放眼望去,整个山谷之中看不见一株植被,远远看去,犹如绿林之间被劈开的一道裂谷,漆黑一片。
 
    熔岩山谷的附近没有任何一处人家,龙轩帝国的人都知道,在熔岩山谷不要说人了,就算是对生存环境最不挑剔的胡狼都不愿在此落户,在这荒芜而有酷热的地方,只有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妖兽才会隐藏在乱石之后苟延残喘。
 
    曾经,熔岩山谷并不存在,这里也是被一片碧色覆盖,可是当朱雀神兽决定落户于此之后,所有的生命都被朱雀的火焰焚烧殆尽,生机从这片土壤上彻底的消失。
 
    除了朱雀世家每代都会派人查看朱雀沉睡的情况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人愿意踏足这一片死亡之地。
 
    即便是朱雀世家的人前来,每一次的查看也都会造成极大的损伤,熔岩山谷的高温让还未达到六阶的人们无法长时间驻留,藏匿在阴暗之中的妖兽伺机而动,每一次的查看往往都会有一批人死在那些凶残的妖兽口中。可是即便如此,朱雀世家却仍然不愿放弃这片他们心目中的圣地。
 
    七八两奢华的马车缓缓的驶入了这片寂静的山谷之中,领头的马车明显要远远大于后方的马车,说来也奇怪,明明是这样酷热之地,可是在这几辆马车的四周却散发着一丝丝的凉意,完全不受高温侵扰。
 
 第44章 熔岩山谷(2)
 
    因为这一次的入谷事关重大,沈峰在出发时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,这几辆马车全部使用玄铁寒冰打造的主杆,即使在最炎热的地方,马车里的人也不会感觉到一点酷热。
 
    光是这一批马车的造价就足以买下一座城池,即使是富饶的朱雀世家,也只能打造出十辆。
 
    而这一次,就动用了其中的八辆。
 
    除了避暑的寒铁马车之外,这一次前往熔岩山谷的每一个人都穿上了抗热的冰蚕丝甲,因为越是靠近朱雀沉睡的地方,他们所遭受的热度就会越高,如果没有冰蚕丝甲做保护,只怕他们刚刚踏入朱雀沉睡之地,就会那里的高温烤成人干。
 
    照理说,进入这么一个环境恶劣,危机四伏的地方,沈峰怎么也不会只派四名侍从跟随才是,可是这一切都是圣君的意思。
 
    神域的一切对于外人而言都是神秘莫测的,圣君唤醒神兽的力量更是神域之中的秘密,若不是担心那四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小姐会因长途跋涉而受不了,神域的人只怕连那四个侍从都不愿带上。
 
    至于安全……
 
    神域是何等强大的存在,此行之中,神域的神使足有十八人之多,更何况在最前方的马车里还坐着神域最强的存在——圣君。
 
    莫要是普通的妖兽了,就算是高等的妖兽想要打这一队人的主意,只怕都要掂量掂量。
 
    放眼整个光芒大陆,也只有神域才敢拍着胸脯说,在他们的领地上,连一根妖兽的毛发都看不到。
 
    要知道,等级越高的妖兽,智慧越高,高等妖兽不但实力强横,就连脑子也和人类一样聪慧。它们断然不会冒着生命的危险,去袭击这样一支有绝顶高手坐镇的队伍。
 
    马车刚刚进入熔岩山谷,自马车里飘出的人类气息,就引来了大量的低等妖兽,可是这些妖兽虽然智商很低,但是仍旧远远的感觉到了自第一辆马车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感。即使那属于人类的气息再怎么香甜,来自于本能的恐惧却告诉它们,马车里的人绝对不是可以满足它们口腹之欲的食物。
 
    饥饿了许久的妖兽,再怎么嘴馋,也只能远远的躲在阴暗之中,闻一闻那久违的香甜之味,聊以慰藉。
 
    沈炎萧所乘坐的马车走在队伍倒数第二的位置,神域的神使们虽然傲慢,却也知道轻重,车队的首尾都是由他们负责,防止某些不开眼的妖兽贸然袭击。
 
    “啧啧,这里的景象还真惨,跟被核弹轰炸过一样。”沈炎萧透过窗户上的薄纱,观察着外面的情况。
 
    整个马车之中就只有她一人,被分派给她的那名侍卫,早在出发后的第二天,就被沈嘉怡以手下人手不够的理由“借走”了。寒铁马车拉车的马匹都是被专门挑选的耐寒戎马,它们会自动跟随者头马前进,根本不需要任何人驱赶。
 
    也就是说,不管沈炎萧现在在马车里做什么,只要不下马车,她就算在马车里翻跟头都不会有人发现。自然不用注意自己的言行是否会引起旁人的惊异。
 
 第45章 熔岩山谷(3)
 
    对于沈嘉怡这次的刁难,沈炎萧心中默默的给她点了一百个赞。
 
    做的太好了!
 
    天知道,如果要她每天二十四个小时,都在那摆出个蒙娜丽莎的笑容装白痴的话,那会是多么悲催的事情。
 
    感谢沈嘉怡的恶毒,感谢她八辈祖宗!
 
    “修,这些都是那只小鸟干的?”唯一可以和她对话的,就只有寄居在她身体里的修,对于修她没有任何的避讳。
 
    ‘南火朱雀,也只有它这只畜生才会这样大费周章的焚烧出一片巢穴。’修的心情似乎不错,勉为其难的回答了沈炎萧的问题。
 
    “焚烧出巢穴?你不是说它只比普通的飞禽大一些而已,怎么居住的巢穴居然这么大?”沈炎萧挑了挑眉,他们进入熔岩山谷已经有半日了,可是看着前方的路程,这里距离目的地只怕还有一大半的距离。
 
    ‘四灵的性子都很傲慢,在它们居住的巢穴附近,绝对不允许有其他生灵的存在。朱雀属火,偏爱酷热之地,只有让巢穴周围的温度极限提高,它才会觉得地方适合居住,虽然朱雀多数翱翔天空,可是对于地面的控制欲却极强,这里跟它之前的巢穴相比已经十分狭小,看来在它沉睡之前应该是受到了什么重创,否则旁边那几座山应该也不存在了。’修的语气很淡定,就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日如何,他丝毫没觉得这么一大片领地的占用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,甚至于,他觉得朱雀这次选择的巢穴很寒酸。
 
    修很淡定,可是沈炎萧却不淡定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